栏目导航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认识颜体字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1-27

  我真正把颜体字印到脑海里,是因为我的父亲。十年前我的父亲就去世了,关于颜体字,应该是在他老人家去世前两年的一个春节。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已经有30多年了,从县城到省城,我从来没有在外面过过一个春节。

  在乡下,春节是农民一年中最伟大的一个节日,一入腊月,乡下就有了年的味道,到腊月二十三老灶爷点名,年就正式开始了。祭灶、扫房、做豆腐、割肉、砍柏枝、贴春联、装香炉、包饺子,大年初一的前一周,每天要做的事情都有约定俗成的安排。

  那年春节,单位里的事情走不开,除夕中午我才到家,往年都是我安置的春联已经贴上了,是父亲请本村的一个老先生写的,字很好,内容也很古朴、经典,都是诸如“嵩山不墨千秋画,颍河无弦万古琴”之类的。

  堂屋的墙上供上了祖宗,上写:祖宗功德似山大,子孙报孝如水长;横批:永言孝思。中间是一行小字:宋氏门中三代先远宗亲之神主位。

  和春联不同的是这牌位上的字,一眼就能看出是古拙的颜体字,还能看出是经常不掂毛笔的人写的,我就奇怪了。

  父亲笑了笑,说:老先儿写了春联,忘了写牌位了,也不值当再去喊人家,正好毛笔和墨汁还在,我写了。

  我很惊诧,因为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就是一个农民,顶多算我们村有名的一个石匠吧,我从来不知道父亲识字,更不知道他还会写毛笔字,居然还是颜体。

  我极认真地又把牌位上的字看了一遍,尽管搭配不甚合理,但每个字都没错,并且每个字都有颜体的骨。

  “旧社会我上过几天私塾呢,你上高中的时候教过你的付惟正老师还是我的大学长呢!”

  我姑姑比我父亲小一两岁吧,年后我去瞧姑姑,把我父亲会写颜体字的事情当个大新闻说给姑姑,谁知道姑姑一脸不屑,说:“你爹写那字统不中哩,我和你爹一起上的私塾,我的毛笔字比你爹好多了!”

  我不信,让表哥找来毛笔和墨汁,姑姑去掉做饭的围腰,掂着毛笔问写啥,我说就写祖宗功德似山大吧,姑姑就站着开始写了,并且是悬腕,几个字写下来还真有些功底。

  回家我给父亲说,我姑姑写的毛笔字更好,父亲说是的。我又问村里还有谁会写毛笔字,父亲说了一串人名,这些人在我脑海里的印象都是文盲。

  从老家回来后,我给女儿置办了笔墨纸砚,让她学写毛笔字,她不干;又过几年,女儿初中毕业了,忽然说要练毛笔字,我问她为啥,她说:“字写得拿不出手很丢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