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怪状:书法教师成为语文骨干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2-01

  书法、心理、舞蹈等新兴学科的教师评职称竟然无路可走,这些教师想要有职称,必须评其他教师系列——本报日前联合新浪教育推出的调查《你如何看待教师评职称淡化论文》,不仅引发出“五成以上教师为评职称花钱发表论文”等问题,还发现诸如此类新兴学科教师在评职称时遇到的难以解决的现实问题。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竟然有老师七年换了三个学科才评上骨干教师。

  3.学习欣赏书法作品。了解条幅、斗方、楹联等常见的书法作品幅式。留意书法在社会生活中的应用。通过欣赏经典碑帖,初识篆、隶、草、楷、行五种字体,了解字体的大致演变过程,初步感受不同字体的美。

  

  为了评上区级骨干教师,北京市昌平区一位书法教师李莉(化名)可谓历经周折。

  李莉在写字教学中十分出色,多次得到市区级领导的好评。之前她通过美术学科评上了小学高级教师,但是在参评区骨干教师的时候却面临了大问题。

  在第一次参评的时候,她申请的是写字骨干教师,但是材料交上去之后,评委认为没有写字这个学科,于是申请被退回来。三年后,她申报美术学科的骨干教师,但是评委认为她教的写字不属于美术,因此也没通过。两次申报骨干教师都失败了,让李莉备感灰心。

  李莉的才能得到了昌平区一位语文教研员的赏识,于是该教研员鼓励她申报语文学科的骨干教师。三年后,李莉申报了语文学科骨干教师,一年后,她如愿当选区语文学科骨干教师。

  “虽然我是语文学科的骨干教师,但教的却是写字。”李莉对自己的申报结果也很是尴尬,“这是七年奋斗的结果,为此我还郁闷了很久。”

  “现在国家大力提倡书法教育,不少学校也增加了专职、兼职的书法教师,但是他们在评职称时却没有出路。”北京市通州教师研修中心书法研修员王伟对书法教师无法参与评职称感到很无奈。

  王伟介绍,通州区小学目前有近30位专职书法教师,200多位兼职书法教师,“由于书法属于地方课程,在学科分类上没有书法这个学科,因此,书法教师要评职称必须要走其他学科系列。”

  和书法教师相比,心理教师的评职之路同样艰难。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副教授白玉萍介绍,教育部于2012年年底印发了《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纲要(2012年修订)》的通知,要求地方教育行政部门要健全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教师职务(职称)评聘办法,制订相应的专业技术职务(职称)评价标准,落实好心理健康教育教师职务(职称)评聘工作。

  通知下发了,但是各地执行的力度还是不一样。目前北京与其他许多省市一样,还没有确立相应的心理健康教育专业技术职称评聘系列制度,相对于其他专业的教师,心理教师在职称评定方面往往处于劣势。白玉萍举例说,“北京目前仅有西城区和丰台区增加了心理教师职称系列,其余区县的教师目前还得通过其他学科评职称。”

  作为国家规定课程,综合实践活动课和高中的通用技术课也存在着教师难评职称的问题。北京教科院基教研中心综合实践活动教研室教研员梁烜介绍,北京市目前没有对这两个学科的教师职称评定进行统一的规定。不少区县为了大力推进这两个学科的建设,教师可以走这两个学科的职称系列,但是还是有一部分区县的教师得通过其他学科来评职称。

  无法评职称对学科来说是个伤害。王伟认为,书法教师无法参加评职称,这对教师的积极性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例如书法教师要参加美术学科的职称评定,就必须参加美术学科的专项培训,而参与的书法方面的培训在评职称中则不管用,这就会影响教师对继续教育的积极性,个别教师还会产生书法教师不重要的想法。”

  白玉萍认为,心理教师不仅在职称评定上有困难,在不少学校还不受重视,常常有心理教师从事个别咨询、团体辅导等工作不被计入工作量,得不到应有的报酬;心理教师又常常身兼数职,成为学校的“勤杂工”或“救火队员”。“当老师的投入和回报不成比例的时候,势必会打消老师的积极性。”白玉萍说。

  在选帖方面,陈老师则建议尽量选择临习古帖,才能得其韵味。但是古帖不容易找到涵盖日常用字的字形集,所以可以用一些好的现代帖加以辅助。临习古帖时,要先学会观帖,观察字的形态、结构、笔画,领会其精神,再进行临摹。在写字的过程中,要不断加以分析、改进,力求字如法帖。临的次数越多、临的范围越广,基础就越牢固。临帖需眼到手到、眼准手巧,眼里看到的,笔端都能够表达展示出来。

  “专职教师遇到的主要困难是评职称难、待遇较低;兼职教师遇到的主要困难是工作条件差、工作量大。”白玉萍认为,“地方需要给心理教师等新兴学科的职称评定开一个口,让老师们名正言顺评上本学科职称。”

  “职称既是对教师工作的肯定,也是对教师的一种鼓励与支持。”白玉萍呼吁,“国家和地方应当重视新兴的学科,让新兴学科的教师可以顺利参与本学科的职称评定,这不仅可以提升教师的自信,更可以提高学科的受重视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