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是江湖书法还是审美差异?书法“乱象”的锅谁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2-23

  回顾过去2018年,对于书法圈来说可谓波涛迭起,喜忧参半。一方面是由辽宁省博物馆镇馆之宝《万岁通天帖》拉开的传统书画艺术序幕,再到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以及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颜真卿”特展,不少海内外文博机构时隔数年拿出众多国宝级书法真迹与世人见面,引起大众对古代书法经典的高度关注与追捧。

  另一方面,在各类互联网平台的兴起下,引发了大众层面对于盲书、射书、丑书,所谓“乱象”揭发与批判,而引起书法界的震动,也形成了大众对于经典书法作品和当下书法家完全不同的态度和热烈讨论。今天,我们就来深入分析这种当下的书法“乱象”。

  从2000年“流行书风”兴起后,作为大众与书法圈内的保留话题“丑书”不时成为被热炒的对象。2018年4月26号,复旦大学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沃兴华亲自撰写的一封《致歉信》,信中称:原定于5月5日在四川成都开幕的沃兴华书法展,因由于各种原因,展览不能举办了。

  其中的缘由在随后媒体报道中称,是因为“丑书”负面评论太多而被叫停展览,顿时引得书法界哗然,不少圈内人士表示了的愤慨,为沃兴华和“丑书”抱不平。

  的确,在已经媒体发布出的展览作品中,关于沃兴华的作品风格有大众评论为太“丑”,“只有他自己能读,无法考证。”“自古书法就是追求美,这些作品是有误导大众之嫌,呼吁主办方取消展览。”等相关负面评论。

  这些大批量关于“丑书”评论又与前些年热议的曾翔“吼书”以及因“射墨”走红的邵岩相类似。

  在山东沂山举办的2018世界城市旅游小姐大赛上,邵岩在现场进行“射墨”表演。邵岩手拿两个注射器,或轻转慢喷,偶尔一阵激烈喷射,在宣纸上勾射出各种点线。视频的传播引发了网民模仿,在艺术界也引发了人们对书法与当代艺术表现形式的讨论。

  关于以上大众引发的批判现象,书法圈却呈现出来不同的声音:“沃展取消”发生后,相比大众的批判留言,在书法圈诸位老师的微信中,对事件则是表述出很遗憾、愤怒、不可置信、一声叹息、悲催、细思极恐,以及对后续影响的“拭目以待”,“丑书”之辩再次进入书法圈内以及大众视野。

  《中国书法全集》主编刘正成对雅昌艺术网谈到本次事件的看法:“我听见沃兴华先生成都展览取消的消息,我首先感到吃惊。就个人来说,沃兴华是最近三十年来,我们国家的代表性书法家之一,学术研究都是当代书坛的骨干力量,做出了贡献。所以他的书法创作也是一个标志,是一个实在的书法家样本。创造就需要有一批敢于创新的人,继承传统,坚持创新。”对于沃兴华的艺术创作,刘正成抱有欣赏的态度。

  沃兴华为复旦大学文博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退休),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曾任中国书协理事、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多次举办个人书画展,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收藏。同时在历史学、古文字学、书画等方面发表了许多著作和论文。

  就个人经历与实践看,沃兴华是一位专业书法人士。他的学书经历是从经典起步的。在其长期临摹经典的过程当中,颜真卿、米芾、王铎、董其昌、怀素都给予他很大影响。90年代后,从名家书法开始跳到民间书法是沃兴华书法风格的重大转变。他认为民间书法更有可塑性,可以表达自己在书法上的个性。因此他汲取了金文、墓志、砖文、汉简、敦煌遗书等多类别书体并加以尝试,这也是沃兴华当下书法面貌显得更加“自我”的原因。

  因此,对“丑书”的看法也自然在“矛盾”中分出两个层次。其一是大众层次,对于传统名家经典之外的“排斥”,将丑书自然地理解为歪七扭八的丑怪之书。其二就是书法圈内专业人士,他们对“丑书”的态度属于学术探讨的层次,无论“挺丑”还是“打丑”,一定程度上是出于对“丑书”现象的主观审美感受和客观判断。

  刘正成认为:“这是不同书法艺术受众的关系,普通的大众更容易接受同属文化,类似大众娱乐的一面,艺术要求的深度不高,但娱乐性强,这种艺术的接受面更广一些。”

  在2018年因为用注射器在纸面潇洒“射墨”而在网上走红的邵岩,恰好又成为了大众“娱乐性”的消费对象。

  在书法圈,邵岩是作为独立艺术家出现的,他也并非是书法圈外的业余人士,早在九十年代中期,他就曾多次获得全国书法大展的最高奖项,包括第六、七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展览一等奖等。

  他一面进行传统书法,一面进行现代书法的探索,并开始创作油画。“射墨”系列就是放弃了汉字的原型,表现为纯碎的点线。喷射四溅的曲线,更加直接和刺激。邵岩表示自己的射墨并不是哗众取宠的行为,使用注射器更能传达“一泻千里”“激情四射”的感觉。

  “如果说,我的射墨是基于对书法‘书写性’与‘抽象表现性’创新的思考,然而在我操作射墨时,我创作实践的行为性又充分具备了大众游戏的特质。”

  在《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助理、编辑部主任朱中原看来,关于“射墨”,作为艺术家的个人艺术行为无可厚非,但对于整个艺术或者说书法来说,并不值得效仿。“而且邵岩自己也没有明确说他的‘射墨’就是书法。中国书法要具备所需要的最基本的笔墨纸的元素,而且必须是以汉字作为书写载体,而‘射墨’使用的是注射器,呈现出的也并非汉字。”因此,如果大众是以书法的视角去评价邵岩的“射墨”,则有失偏颇。不过,大众之所以对邵岩提出批评,首先是将他作为书法家来对待的,那么大众的批评又可以理解。当然,邵岩是一个书法家,但他同时还是一个艺术家。邵岩如果以这种方式来表现书法,我认为很不妥,但如果作为艺术家,则无可厚非。

  对比沃兴华、邵岩这些有书法圈背景,属于专业人士在个人艺术面貌的创新外,还有一大批打着“书法家”名号的招摇行骗者屡屡出现,用“江湖书法”哗众取宠。

  嫌传统毛笔太普通,便改出五花八门的大小和形状;单手书写不过瘾,就双管甚至多管齐下;不止站着写,还要倒立,加上气功、杂技等各路表演。让人不懂其审美在哪,也是让大众诟病的地方。

  据媒体报道,在常德一位59岁的市书法协会的会员当众展示倒立挥毫,用“铁头功”可以坚持20分钟,一口气能写3幅总共100字的作品。更有一位年仅16岁的少年可以用左手单手倒立起来,右手拿毛笔写字,如此功夫则是来自于从小家族培养的学武基础。

  “湖南老先生同时用八支毛笔写八个字,不知道这是书法还是杂技表演”。新闻报道称,这位号称“特技书法家”的周某可以用分别四到八支笔同时写出各种不同的字。图中就是他在表演八支笔同时写八个不同汉字的过程,他两只手各握三支笔,能写出六个字,还要用牙咬着两只笔再写出两个字,八个字一气呵成就写完了。

  周某靠着这个绝技到处表演,收获不少“名利”和媒体报道,除了八笔同写,他还能用脚、嘴、鼻孔等部位写字。

  很多网友看到后评论:“这哪是什么书法,分明就是胡闹。完全没有了书法的欣赏性,更没有艺术性。”、“别有用心的人借此达到不可告人的秘密,混淆视听”、“中国书法不能好好写吗?”回归正统,正本清源,打倒“假大师”。大众对于诸如此类的“书法炒作”发出诸多愤慨。

  而这些所谓带有行为表演性质的写字,在朱中原看来,“就不是书法,不是一个专业的讨论对象,没有必要进行评论。”他们的行为被专业领域所鄙弃,只是靠媒体渲染来博眼球。

  从媒体曝光和大众评论看,大众对书法的基本审美还是存在的,可以区分出一部分哪些是真正的书法和“江湖书法”,但对“射墨”的判断和沃兴华“丑书”的误读,则更需“专业”角度的考虑。

  书法对于古人,只有高与下的问题,而对于今人,出现了是不是书法的问题。我们所面对的,一方面确实有“江湖书法”的蒙骗,另一方面也存在于普通大众与专业书法之间的认知和审美差距,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差异?又该如何引导大众审美?

  首先从政策层面看,国家对书法教育的重视程度进一步提升。去年8月,教育部对“关于中小学生书法进课堂的建议”做出答复。文中提到,“教育部今年将启动义务教育阶段课程标准修订调研,并在调研基础上组织课程标准修订,将书法教育内容进一步以及融入相关学科。”

  义务教育阶段书法教育以语文课为主,小学阶段要在每天的语文中安排10分钟,在教师指导下随堂练习做到天天练;小学3—6年级每周安排1课时用于毛笔字学习,义务教育阶段美术、艺术等课程要结合学科特点开展书法教育,普通高中可开设书法选修课。

  近年来,“书法课”逐步成为全国中小学生课程教育的一部分。同时也引发了各地书法教师队伍的建设。2015年,教育部与中国文联联合启动实施了“翰墨薪传全国中小学书法教师培训项目”,由中国教育学会、中国书法家协会和教育书画协会共同负责具体组织实施工作,力争用五年时间,培训全国中小学书法种子教师和省地县三级书法教研员约7000人,截至2018年已举办了三期培训班。

  由此,教育政策的导向是有积极意义,随着时间推移将会使得大众对于书法的普及认知和审美跨出基础性的第一步。

  从专业角度来看,“相比文学或者绘画,就书法本身来说,具有更高的审美难度”。朱中原谈到。“即使是专业书法圈人士对于书法的理解和认知都会有不同和偏差,并不是成为专家之后你的审美判断就没有任何问题了,更何况对于并不太懂书法的普通大众,出现差异性的认知实属正常。不要说没有多少传统文化积淀的社会大众,就是有很深国学功底的大学中文系教授和博导,科学家,也很多都不懂书法。所以,对于社会大众不懂书法,不必苛求。”

  此外,他也提到一点,就是由于时代和客观条件的变化,在当下所产生的“当代人对书法笔法认识的弱化,以及对汉字理解的衰退。”相比民国之前的书法审美,我们当下所谓的“一流”或者“入流”或许反而是一种“不入流”。

  那么,如何区分真正书法的好与坏?朱中原谈到,我们对书法的评价不能简单用“好”与“不好”一个二元论直接判断,这不是一种规范和合理的方式。两者之间的范围和伸缩性都不可完全把握。就例如学习欧阳询、王羲之,仅仅临摹的像就是好吗?反之,如果不像,就是不好吗?并不是非此即彼。

  “我们现在的书法作品,特别是一批很有创见的作品出来以后,受到业内的赏识,但却受到普通大众的批评,正好证明了这个作品的超越性。我们一方面担心群众的不理解,一方面又为我们书法的超越性而感到欣慰,我觉得要辩证地看待社会对书法的评论问题。”刘正成谈到。

  在他看来,书法圈内首先要组织好书法的批评,抛开名利观念深入的来谈作品的得失,通过批评促进步。由艺术家自己参加辩解而引起专业范围的讨论,对群众的普及可能才会起到正面作用。

  如何引导大众对于书法的审美?朱中原给出的答案是,其实提高书法审美没有那么复杂,就是按照古人的私塾教育方式学习,必须要先入门,先摹后临,掌握基本的书法笔法,不管是大众还是专业人士,都要打好书法的基本功,所谓的基本功,就是掌握笔法。笔法不对,书法等于零。如果说有捷径的话,以古人为师,就是最好的捷径。除此以外,别无他途!不过,这里所说的以古人为师,并不单纯是我们通常说的临帖,更重要是最大程度还原古人的书写方式。

  从这些年书协层面的运作和推动看,中国书法家协会党组书记陈洪武也注意到了大众舆论对书法现象的种种评价。他认为:“书协对于书法审美与大众书法的普及需要自我反省,应该建立有效的宣传通道。”而如何将深层的书法文化与审美积淀通过易于大众理解的语言传递给爱好者,重新摆正“书法认知”,这个工作任重道远。(段维佳)

  这是2月21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拍摄的大雾弥漫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21日遭遇大雾,部分市区能见度只有10米,数百架次航班和渡轮被迫延迟或取消。

  2月19日,在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学生参加“欢乐春节—中国知多少·趣味闹元宵”活动。新华社发2月20日,在苏丹首都喀土穆,由少林武僧们组成的中国功夫艺术团在“中原印象·2019年欢乐春节暨中苏建交60周年文艺演出”上表演。

  2月21日,1996年出生的庞轶丹在中国铁路太原局集团有限公司太原车辆段动车所参加四方平台动车组“轴抱死”故障应急演练。中新社记者2月21日,中国铁路太原局集团有限公司太原车辆段动车所,高铁女子机械师乘务队正在参加四方平台动车组“轴抱死”故障应急演练。

  2月18日,在兰州三毛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纺纱厂,范冬云在车间内工作。新华社发(张智敏 摄)2月18日,在兰州三毛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纺纱厂,范冬云在清洁细纱机上的线

  2月21日,万峰林脚下的纳灰村外油菜花开,民居与盛开的油菜花相映成趣。近日,贵州省兴义市万峰林春意盎然,万亩油菜花竞相绽放,各地游客纷至沓来,前来赏花观景。近日,贵州省兴义市万峰林春意盎然,万亩油菜花竞相绽放,各地游客纷至沓来,前来赏花观景。

  2月21日晚,福建省长泰县岩溪镇珪后村举办一年一度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三公下水操”民俗活动,弘扬“忠义勇”的爱国精神,极具特色。中新社记者 张金川 摄2月21日晚,福建省长泰县岩溪镇珪后村举办一年一度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三公下水操”民俗活动,弘扬“忠义勇”的爱国精神,极具特色。

  这是2月21日在土耳其卡尔斯省拍摄的多国联合军事演习现场。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部21日发表声明说,代号“冬季-2019”的多国联合军事演习正在该国东部卡尔斯省进行。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部21日发表声明说,代号“冬季-2019”的多国联合军事演习正在该国东部卡尔斯省进行。

  2月20日,在孟加拉国帕德玛河上,中国建造的万吨级中心架梁起重船“天一号”将总重超过3000吨的钢梁架设到桥墩上。新华社发(段永红 摄)2月20日,在孟加拉国帕德玛河上,中国建造的万吨级中心架梁起重船“天一号”将总重超过3000吨的钢梁架设到桥墩上。

  2月21日,在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前中)在与军方高层的会议上讲线时起关闭委内瑞拉与巴西的边界。新华社发(委内瑞拉供图)

  作为我国运载火箭大喷管焊接领域的专家,高凤林先后为130多枚火箭焊接过“心脏”,攻克了航天焊接200多项难关。 新华社发中日友好医院皮肤科专家张晓艳(右)在西藏林芝市医院为藏族儿童看诊(2017年7月摄)。

  2月21日,一股潮湿的海洋气流影响香港,维港上空出现难得一见的平流雾,宛如人间仙境。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2月21日,一股潮湿的海洋气流影响香港,维港上空出现难得一见的平流雾,宛如人间仙境。

  2月21日,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易地扶贫搬迁新城工地建设正酣。 新华社记者 秦晴 摄这是云南大理洱海一景(2018年7月5日无人机拍摄)。 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2月19日,云南省曲靖市罗平县百万亩油菜花竞相绽放,游客在此间游玩。

  第12届印度航空展20日在印度南部城市班加罗尔耶拉汉卡空军基地拉开帷幕,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家参展商参展。新华社记者姜磊摄这是2月20日在印度班加罗尔拍摄的航空展上的飞行表演。

  2019年2月20日上午,郑州市金城大道贾鲁河附近河段,几名巡防员在河边打捞着被人沉入水底的3辆共享单车。

  这是2月19日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国际防务展上拍摄的陆空军事演练。2月19日,第14届阿布扎比国际防务展进入第三天,阿联酋武装部队为观众展示了精彩的陆空军事演练。2月19日,第14届阿布扎比国际防务展进入第三天,阿联酋武装部队为观众展示了精彩的陆空军事演练。

  科考队员黄文涛在调整和优化光路(2月11日摄)。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日前在南极中山站顺利完成钠荧光多普勒激光雷达探测系统的安装和调试,首次同时探测到南极中间层顶区大气温度和三维风场,填补了极隙区中高层大气探测的空白。

  2月20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动车段动车组机械师操作智能检测机器人对动车组列车进行检测。新华社记者李安摄2月20日,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动车段动车组机械师范金金(左)和孟维星对智能检测机器人的检修作业状态进行确认。

  当日,铁路客流迅速回升,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1104万人次,加开旅客列车930列。随着学校开学临近,各大院校学生返校成为铁路主要客流,并与务工返岗人员形成节后又一轮客流发送新高峰。 新华社记者王全超摄2月20日,旅客在重庆北站北广场候车大厅内候车。

  2月20日,越南总理阮春福(右)在河内会见来访的阿根廷总统马克里。新华社/越通社2月20日,越南国会主席阮氏金银(右)在河内会见来访的阿根廷总统马克里。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记得当时《巢湖日报》的副刊部主任方晗,开了一个专栏叫“文苑艺海”。我给他们写文章,在报纸上宣传介绍。几年的时间,在专栏里介绍了20余位巢湖地区的中青年书法作者,现在他们绝大多数成了中国书协会员了。

  3.写完了开始读帖(看字帖上的字,一类字的偏旁的布局怎样,怎样摆放?体会它的运笔方向,在脑子里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