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当时根本就看不到这样的字帖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2-25

  10月22日开班,有周六班和周日班可选择(绘画18:30-22:00;书法19:00-20:30均以完成作品为主),12次课,每班限报10人。书法班学费1280元,绘画班学费2380元。周六、周日一起报可享受9折优惠。

  刘克在讲话中向为本书出版付出辛勤劳动的各位老师表示衷心感谢。他谈到,此刻坐在总办公厅的会议室,看到这么多熟悉的面孔,好像回到了二三十年前,像回到家一样,心情非常激动,祝愿大家身体健康。

  他是一位青年书法家,他的传统功夫令人惊叹,他的书法或清俊雅丽,或纵奔散逸,他的画则是于清雅中透出富丽、精致与唯美。他学书唯勤、养心唯静、做人唯诚,他喜爱书画出于本真,没有任何功利,他虔诚地探索中国传统经典艺术,并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他就是刚刚出任中国书法院院长的管峻。

  近日,管峻被提名“2012中华文化人物”,我们也得以借机走近这位有为青年。只是因为工作繁忙,深夜十点,他才终于得闲,透过电话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管峻最初对书法的喜爱是源于大字报,那个时候他大概也就8、9岁,大人们都在拿毛笔写,然后贴到墙上,还在品头论足,当时他就感觉,写一手好的毛笔字真让人羡慕,同时也受人尊敬。因为家里的哥哥也经常参与其中,而且写得挺好,所以经常他们笔放下来,管峻就接着写,他的练字生涯是这样开始的。“那个时候没有人指导,也没有任何目的,没有老师,没有字帖,唯一的范本就是毛主席诗词,草书,但是我兴趣很大,照上面写可以写得一摸一样,甚至不要书,也可以写得很好,就是不认得是什么字。”

  现在回想起当时一笔一画练字的时光,管峻觉得,那完全是一种享受。“因为那个时候在乡下,农村条件比较差,其实几乎没有闲暇让你停下来写字。在我印象中,一年四季基本没有什么时间,除了晚上,或者就是下雨天。要不是这种情况下,哪怕是放假,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当时唯一的希望就是每天都能下雨。只要下雨,我就可以在家写字,一写就半天不动的。当时也没有想到我写字能有什么用,更没想到我能靠这个生活,能靠这个工作,能靠这个出名。”

  只是,最初练字的条件,太艰苦了。由于家境贫寒,管峻没有纸,没有墨汁,他只能用破毛笔蘸着水在一块古砖上写。古砖是一位私塾老先生送给他的,表面很光滑,很吸水,写好字很快就干,干了可以再写,于是他就反复在上面写,每天写一碗水。管峻笑着算了一笔账:此砖日饮清水一斤,二十年累计起来,差不多喝了三吨的水啊!“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那时我真羡慕城里的孩子,有条件买得起毛笔,买得起宣纸,我都没见过宣纸是什么样,就连报纸也很难得。”管峻回忆,他最早用上的是毛边纸,大概在上初中时,参加县里中小学生书法展览,他主动写了两幅作品,好不容易找来白纸,写了两张毛主席诗词,然后送到文化馆。文化馆的李敦甫老先生,后来也是管峻的启蒙老师,一看他的字,便告诉他不符合要求,一是纸张不对,还有写草书也不行。“我说我没有其他纸,而且写其他字也不会,老先生拿出两张毛边纸,让我裁下来写,大概写了三遍,他觉得可以了,然后拿出一张宣纸。那是我第一次在宣纸上写字,说实话真挺紧张的。我是从那时才开始知道还有宣纸,而且写字要从楷书写起。”管峻问老先生,要写什么楷书?老先生告诉他,从柳公权、颜真卿开始吧!“当时根本就看不到这样的字帖,后来我好不容易在亲戚那儿找到了一本柳公权的玄秘塔,如获至宝。那本字帖陪伴了我好几年,可以说我真正的写字是从这里开始。我平时自己练习,过一两个星期,最多一个月,把写好的字拿到文化馆去,李老先生就会给我指点。李老先生是我的恩师,他是省里非常有名的老书法家,对我帮助很大,那时我才1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