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都基于对于淳朴人性和真善美的追求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3-09

  周祥林强调,《书圣王羲之》的很多细节看似“诡异”,实则是传承中国文化的价值观在作祟。 某种层面上,《书圣王羲之》展现的是东方文化绵长的美学魅力,这对许多抱有“野心”的影视作品,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七月底,首届艺术品市场价值建设奖高峰论坛及颁奖典礼在国家博物馆揭幕,现场最吸人眼球的莫过于出现“师生同获奖”的精彩场面:书坛泰斗沈鹏先生获得“终身成就奖”,而其弟子周祥林荣膺“最具潜力艺术家”。饶有意味的是,两人亦是新近正在热拍的史诗大剧《书圣王羲之》的灵魂人物,其中,沈鹏先生挂帅艺术总指导,周祥林任导演。

  《书圣王羲之》钦定中、日、韩多位一线明星倾情演绎,韩国著名女星金泰熙、中国人气明星邬立朋、梁冠华、赵文瑄、丁海峰、李光复、梁天等三国五地众多知名艺人联袂出演。

  出演过《天国的阶梯》、《爱在哈佛》等片的金泰熙,居“韩国第一美女“宝座,其在中国大陆拥有大量忠实粉丝,此次欣然来华担纲《书圣王羲之》女一号,是其首次接拍中国电视剧,令人分外期待。

  王羲之贵为一代书圣,其妻子郗睿同样富有传奇色彩,演技精湛的金泰熙对这个角色显然情有独钟。周祥林导演介绍,天生丽质的金泰熙不仅外貌出众,演技更超过预期。金泰熙现场上妆后惊为天人,莹润的底妆使其更加自然和剔透,配以片方特制的东晋服饰,甫一登场就有“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的魅力,足以瞬间秒杀观众。

  周祥林特别强调,金泰熙的敬业精神可圈可点。时值盛夏,加上金泰熙首次来华拍戏,剧组对其相对呵护有加,然而金泰熙毫无大牌范儿,每天苦练书法,温习台词,对自己的戏份毫无懈怠之意。其虽以韩语对白,但为了接词契合,每天都在熟悉对方的中文台词,以便对白更加天衣无缝。每当离开片场时,其会对工作人员谦卑地鞠躬,亲和力可见一斑。

  相对于其他历史正剧,《书圣王羲之》更注重对美好和真诚的表达。周祥林表示,一部历史剧承载不单是娱乐功能,其饱含的传统文化基因更值得关注,《书圣王羲之》从剧本创作到组建班底,都基于对于淳朴人性和真善美的追求,而这些细节正是文化传承的迷人之处。

  据周祥林介绍,开拍前期,剧组的轻松一刻来自一群孩子的萌态世界。该剧肇始于王羲之的少年时光,通过孩子天真的目光来反证成人的种种缺憾,当我们已经无法做一个成功的儿童时,孩子恰如其分的出现,填补了东方文化潜移默化式的美学,同时,母亲对于孩子的影响也成为一大亮点。

  周祥林继而说到,《书圣王羲之》的豪华班底之所以被一致看好,主要在于片方对于历史艺术化重现的真切苛求。通过每个演员充满内涵的演绎,折射出历史与现实间的距离,这种距离被文化巧妙地缩小,在书法的侵染下来注解历史的厚重,关爱与理解,承受和分担,自开机就成为全剧组的主旋律。

  对于王羲之的扮演者邬立朋,周祥林毫不吝惜自己的赞誉。出演过《甄嬛传》、《刀客家族的女人》等作品的邬立朋最终成为出镜的男一号,与其骨子里的韧劲儿有着莫大关联,更利于表现王羲之的勤奋、隐忍、淡泊等特质。对于书法的偏好与执著,足以支撑他将一代书圣的气场演绎到位。《书圣王羲之》流露着出历史变更的捭阖气息,王羲之在成长中面对多代人的目光投射。他一生中受三个女人的影响最大,从少年成长为青年,再到一代书圣,一个纷乱的时代悄然孕育出王羲之的饱满人格。邬立朋也很乐意应对这种正能量的挑战。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书画界有一个导演叫周祥林,影视界有一个书法家叫周祥林,这种角色的重叠让周祥林的个人魅力更为外界关注。

  在周祥林看来,书法与影视于本质而言是相通的。“书法的点画与间架机构恰如一段蒙太奇,影视的光影变化、画面切割又好比一幅幅书画作品。”凑巧周祥林在两个领域都有厚积薄发的底蕴,他首先是一个书法家,然后水到渠成又成为一个导演。

  自《走出蓝水河》热播,斩获“中国电视十佳导演”,到后来《青花》再度大热,周祥林在影视圈以其独到的故事语言、典雅的镜头气场、无穷尽的细腻情绪著称。同时,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书画家的本分,就在《书圣王羲之》开拍之前,其九卷本《风雅若溪》书系出版,每一册都饱含着天马行空的立意和鹤鸣九皋的才气。对此,周祥林认为《风雅若溪》与《书圣王羲之》是有递进关系的,当他回归艺术生活,拒绝了不少戏,沉淀数年,追求“戒定慧”的万物归一境界,

  回到《书圣王羲之》的拍摄现场,技术手段与人文关怀的孰轻孰重,则是周祥林关注的重点。在保证精致画面的前提下,他显然更注重人文关怀。出品人张智重评述说,“周导有深厚的美学基础和丰满的叙事手法,他善于用光与影的对比,宣泄人物的内心活动,着重表现向善的一面。”这无疑是一个侧证。

  电视剧拍摄周期超过五个月的并不多,《书圣王羲之》正在现身说法。周祥林说,为求成片精致,该剧的拍摄周期会相对拉长,在服装、妆容、道具等方面力求最大限度重现东晋时期的风情,细到体现人物神采的一笑一颦、一坐一趋。

  周导透露,为最全面向国际上展示中国传统文化,该剧甚至会有一些“超现实主义”的大胆尝试:比如场景布置中的屏风上用的是宋代画,只因宋代是中国绘画艺术的巅峰时期。这种看似“穿帮”的做法是对传统文化的倚重。

  周祥林强调,《书圣王羲之》的很多细节看似“诡异”,实则是传承中国文化的价值观在作祟。片方不仅想引导国内观众看到空前绝后的魏晋风度,更意图使不同文化背景的外国人认识到中国人是这么一个民族——即使在乱世,传统文化依然大放异彩。《书圣王羲之》解读的不仅仅是一个极具涤荡感的历史人物,更是一种不愿妥协的中国文化。

  某种层面上,《书圣王羲之》展现的是东方文化绵长的美学魅力,这对许多抱有“野心”的影视作品,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出于书香门第的他语调轻缓,保持着一贯的谦和。他说到他欣赏黑泽明、小津安二郎、沟口健二,看好李炳勋的《医道》,乐于探讨英格玛-柏格曼。而一旦提起中国传统文化,似乎就不能自拔,其他的都是烟云,这或许是他最钟爱李安的缘由所在。

  自始至终,旁人都有这样一种感知。如果他生活在魏晋时代,或许会先知先觉,或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或就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