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无烟房间”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4-03

  她坐在轮椅上,被推了八九米,来到自家钢琴前。坐定四五秒后,七级钢琴曲《叶塞尼亚》在黑白键间流淌起来。没有谱子,毫无停顿。

  她叫冯慧,是位命途多舛却因乐观坚强而人生开挂的77岁轮椅老人。10岁时,她就一度坐上了特制轮椅。

  冯慧50岁时第一次接触钢琴。2001年,60岁的她因子宫内膜癌“肚子被掏了个半空”,切除卵巢和子宫后,就很少再弹琴了。

  不过,癌症并没给她带来多大影响,只是她身体虚弱了不少比之前更依赖轮椅。她甚至放弃化疗,手术后没多久就去学校给学生上课了。

  高考过了人大分数线,身体残疾不能上;退休当年考入中科院,48岁办起培训学校。

  冯慧讲课的学校叫“书写与心理实验学校”,每期只招2个班、100人,从1989年创办到2003年非典前,次次爆满。

  冯慧的书法学校招的多数是小学生,小孩子难免有多动、注意力不集中、叛逆顶撞等小毛病。作为心理学研究者,冯慧觉得这是心理问题。但如果告诉孩子给他们“看心理”,孩子难免不舒服,冯慧就把心理辅导融入书法教学,不知不觉中纠正孩子的心理问题。

  冯慧自幼腿脚不便,走路一跛一跛。高考时过了人大分数线,却因身体原因被拒之门外。大学上不成,她去誊印厂做了名刻字工。誊印厂的工作,一做就是22年。1987年,46岁的冯慧退休了。

  退休后的她不愿闲着,冯慧还一直有个大学梦。那时候,“大学风”刚刮到青岛,冯慧去尝了个鲜,打着试试看的心态报了中科院心理学专业的函授大学,没想到一考就考上了。

  誊印厂的刻字工作是拿着铁笔在铺着油纸的钢板上写字,在没有电子打印机的时代,刻字工写出来的字啥样,书报等印刷品上的字就啥样。这让冯慧养成了琢磨如何把字写好的习惯。

  2年后,她的毕业论文《小学生掌握汉字结构的实验》,刊登在了《心理学动态》上。《心理学动态》是中科院心理学研究所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学术性期刊。而她的论文主题,是书法与心理学的结合。

  论文发表,意味着自己的“心理学书法”得到了中科院专家一定程度上的认可。她想把这方法教给孩子们。于是,冯慧的“书写与心理实验学校”应运而生。

  冯慧的论文曾多次获奖,1996年,她的一篇论文被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评定为一等奖。

  “冯老师年龄大了,好方法可能要被埋没了。”72岁每天工作14小时刻出光盘,她却拒绝商业化运作。

  冯慧的书法学校办到2006年。那年,她应邀到美国洛杉矶教育学院做学术交流,培训班停办。2013年,冯慧72岁,她开始担心自己哪天离世,心理学书法技巧很可能失传。她决定刻个叫“冯慧趣味书法”的光盘,把自己多年的经验记下来。

  冯慧虽已年过古稀,行动离不开轮椅,12年前还因胆结石和子宫内膜癌被切除了胆囊、子宫和卵巢。但为这光盘,她仍每天工作近14小时。早上8点到10点,下午2点到凌晨2点,她都雷打不动的工作。

  “冯老师年龄大了,好方法可能要被埋没了。”这是光盘的用户评价。冯慧不懂宣传,她的趣味光盘卖得并不理想。

  2016年和2017年,先后有3家公司要给她投资。有个共同前提,必须走商业化道路。他们要求冯慧把课程分册。一册变为多册,分册销售,可以多挣几倍的钱。

  冯慧做趣味书法,是想让写字的人快速掌握写字技巧,把复杂的东西变简单。她不想让使用者既费了时间,又重复拿钱,多次委婉谢绝了投资方。

  72岁的冯慧能在轮椅上以每天14小时的工作量,创作出趣味书法光盘,或许与她幼年时的一段“床刑”有关,在“服刑”中,她学会了坚强和乐观。

  5岁那年,冯慧高烧不退,双腿瘫软,走路使不上劲儿,直不起腰,背部佝偻地一天天厉害。医生说,她得了罕见的重度脊椎炎,如果不抓紧治疗,很可能会瘫痪。

  “给孩子睡个石膏床吧。她现在正发育,要是命大,多躺几年,兴许不仅瘫不了,背还能再直起来。”

  脊椎炎多发于中青年,早期除了疼痛没太大影响,一般不会发展到晚期,但一旦到了晚期,可能会波及内脏,造成驼背畸形和严重残疾。冯慧的脊椎炎“中了枪”,因为才5岁脊柱就已经弯曲,要是不长时间躺在贴合自己体型的床上,她的背极可能驼成重度残疾。

  于是,抱着背能直起来的希望,冯慧躺上了石膏床。这一躺,就是5年、1800多天、43800多个小时。

  石膏床是根据冯慧体型特制的。做床时,先是小冯慧趴在铺好被褥的床上,铸床师拿着石膏往冯慧身上浇,浇到石膏几乎能把她盖起来。然后,师傅在小冯慧的屁股下做个标记,小冯慧被抱出后,标记处被挖了个能穿透床板的大坑,小冯慧的大小便就在坑里解决。最后,待石膏晾干,石膏床成了,小冯慧就躺在这床上,每天24小时不能动的躺着,吃喝拉撒也都要在这石膏床上进行。

  躺着那就找躺着的乐子。冯慧家有个收音机,每天,收音机里都会定时放歌,小冯慧每次都按时打开,跟着学唱。只要是收音机里放的歌,听上几遍,她几乎首首都会唱。《夜来香》《香格里拉》……这些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歌,小冯慧无需歌词,无需人教,张口即来。

  躺在床上的冯慧,爱上了唱歌。5年后,她从石膏床上下来,去了小学读书。她成了学校的歌唱小能手,五年级时,获得了学校唱歌比赛第一名。

  “人只有静下来,才能走得远。”客厅中间墙上的这4个字,是冯慧亲笔所写,环亚国际娱乐也是她送给自己的话。

  冯慧极爱学习,虽年近耄耋,但她几乎每天都会在书桌前坐坐,写写字,看看书。

  冯慧今年77岁,年龄大了,出行得靠轮椅,她不再出门讲课。她成立了支义务送课小组,小组的老师都是她培训的。几乎每周,送课小组都会免费送课,给学生们讲解“冯慧趣味书法”的技巧。图为6月4日,送课小组在金尼斯培训学校授课。

  

  她不仅是“冯慧趣味书法”的创始人,还是青岛市教育心理委员会主任。自打1987年从中科院心理学专业毕业,几乎每个月都有人专门到家中找冯慧疏导心理。冯慧的心理辅导主要面向青少年,她不收费,完全义务服务。

  1991年,50岁的冯慧参加了青岛市第一批“钢琴爱好者培训”,十几个学员中属她年龄最大。2001年,因子宫内膜癌动过手术后,她胳膊使不上劲儿,钢琴弹得少了。但《叶塞尼亚》这样的曲子,冯慧依旧不用看谱,“信手拈来”。

  冯慧的老伴83岁,跟冯慧一样,特爱唱歌。每次家里来了客人,他都要唱上几首。新歌他不爱唱,他唱得都是红歌,《抗县歌》《我的祖国》《十送红军》……他一首接一首地唱。年纪虽高,底气却不赖。每当老伴唱歌时,冯慧会坐在一边听,眼中带着笑。

  做饭是冯慧的游戏,她经常把自己亲手做的饭送给串门的朋友们吃。谁来了,恰好碰上,大家就一起吃点儿,要是谁家有点事儿做饭不方便,她就多做点儿,给人家打包带走。图为冯慧给记者下亲手包的馄饨。

  冯慧的右手边有两三层小架子,一个约60公分,一个80厘米上下。锅、勺、紫菜、肉、胡椒粉、油、盐、酱、醋……这些做饭常用的东西都分着类齐整整地排在那儿。每顿饭需要用啥,她不用起身,伸伸手就够得到。冯慧虽行动离不开轮椅,但做饭,从不用别人搭手。

  一进客厅,“无烟房间”四个大字映入眼帘。冯慧很喜欢这四个字,自打她把字挂在这儿,就再没有人在家中吸过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