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书法家吴峰和他的笔墨江湖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6-10

  书法字帖老师书法, 世事洞明_1颜体楷书入门—在线播放—《书法字帖老师书法, 世事洞明_1颜体楷书入门》—教育—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5月26日长春电(记者 金阳)提到书法家,有人如“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的优雅,有人如“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的洒脱。也有这样一个人,他仗剑直行,蓑衣芒鞋轻胜马,不论世事如何变迁,心中谨守着自己的一套江湖规矩,可谓文人中的侠客,侠客中的文人。

  他来自“大风起兮云飞扬”的苏北重镇徐州,却扎根在“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的东北。一根秃笔,两方清墨就是他生活的全部意蕴,一撇是重情重义的豪气,一捺是超脱物外的淡然,写出一个风骨卓然的“人”。

  十二岁那年,吴峰评上了三好学生,30个人的奖品垒在桌上挨个发放,有的人是作文选,有的人是诗集,轮到吴峰,发到他手中的是一本字帖。

  就如武侠小说中的主角无意中获得了绝世武林秘籍一样,拿到字帖的吴峰开始练习书法。“那时候我得到的是一本吴玉生先生的书法字帖,每天在家练习,小伙伴们都跟我说别练了,我们出去玩吧!,也不知道哪来的动力,我还真的一直坚持练下去了。”

  

  渐渐地,吴峰的字越来越好,村子里的人也都知道了吴家有个字写得漂亮的孩子,于是每年春节吴峰就会忙起来--给别人家写春联。苏北的冬天温度会降到零度,吴峰站在桌子前一写就是几个小时,常常冻得双手通红。可是他还是一直写一直写,直到把最后一家的春联写好。“即使是现在回家过年,还会有人来找我写春联”吴峰笑着说,大概小时候写春联的经历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直到现在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十年如白驹过隙,吴峰从孩童长成了大人,生活的现实让他不得不找一份工作养家糊口,书法成了一张泛黄的笺纸埋在记忆深处,等待着以一种不经意的方式与他重逢。

  二十二岁那年,吴峰因为一次偶然的业务考察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哈尔滨,他那时万万想不到此后的岁月他会在东北的黑土地上生根发芽、安身立命。考察并不顺利,那是一段身心都倍受煎熬的日子,吴峰心灰意冷,他拒绝灰溜溜地回家乡,选择前往长春寻找重新开始的机会。

  在长春的街头,吴峰无意中路过一块写着“吉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的牌子,就像命运的齿轮在这一刻突然转动,发出清脆的咔哒一声,吴峰停下了脚步。

  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着他走进了协会,找到了负责人。之后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出戏--他被留了下来,成为了书法协会的一员,并一步步从工作人员做到副主席。“我还记得当时的副主席兼秘书长对我说小伙子字写的不错啊,咱们协会正好需要一个工作人员,你要是没事的话要不要来?其实连我自己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把书法当做职业,人生的际遇实在是很奇妙。”

  2012年初,吴峰受邀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法高研班当班主任,当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光环时,吴峰又出人意料地辞掉了班主任的职务,对此他给出了一个具有浓浓文人气息的回答--“北京的节奏太快了,待久了人会变得浮躁”。

  爱好书法的吴峰每年都会买一些有年头的作品收藏,有时候也会被骗,他对此无可奈何,“没办法,这一行水很深,需要学习的知识太多了”,但他宁可认栽也绝不会再转手卖给别人。归根结底,吴峰是一个内心善良又柔软的人,商场的尔虞我诈是他从本性上就在抗拒的东西,回归文化产业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只有这块净土才是他最终的生存空间。

  电影版《笑傲江湖》中任我行对令狐冲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吴峰是个文人,但是总在不经意间透出一股江湖气,他笑称自己最爱交朋友。“当年我来长春的时候,不夸张地说,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现在呢?手机的通讯录都要满了,当年我在长春交的第一个朋友现在还保持着联系,十六年了。”这是吴峰的生存哲学--在家靠自己,出门靠朋友。

  当在书法界有些名气之后,吴峰给当年那本字帖的作者吴玉生先生打了个电话,不难想见他当时的心情是如何的激动和骄傲,十二岁时一颗小小的种子已经长成了大树,他现在不再是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吴峰,而是书法家吴峰,他已经有了和当年的书法大师对话的资格。

  在工作室的墙壁上,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教授、著名书法家张金梁老师的作品挂在正中,从摆放的位置和方式可以看出吴峰对自己这位书法老师的尊敬和景仰。“小的时候我算是自学入门,但是现在我拜了老师,就可以更加专业地学习。在老师身上我要学的太多了,不仅仅是字,还要学如何去思考、如何去做人。”

  谈起张金梁老师,吴峰有说不完的话。最为他所津津乐道的是当年一场辨别黄庭坚《砥柱铭》是否为真迹的论战,当时张金梁先生力证此长卷为赝品,不是黄庭坚真迹,在讨论中,不但显示了其从文献和书迹双重证明其中问题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提醒了国内外的汉学艺术家,不要为一点蝇头小利,丧失了自己的纯真人品和艺术良心。通过这场论辩,体现出张金梁老师渊博的知识和精准的分析,以及他敢于坚持己见的勇气。在他身上,吴峰看到了一种文人式的执着和侠客般的凛然,并以此作为自己的处事风格贯穿生活始终。

  算起来,踏入书法界也有十几年的时间,吴峰亲历了整个文化产业从凋敝到复兴的过程。“十七届六中全会之后,国家提出了文化强国战略,弘扬传统文化,国学培训、书法培训也悄然兴起。原来的书法班都是针对小孩子的,基本没有大人会来学书法,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去年开办了国艺堂书法社之后,很多人会主动找到我要学书法,他们需要这个平台,那些专门给小孩子开办的课堂不适合他们。”

  在吴峰的书法课堂上,有企业家,有医生,有公务员,从他们身上,吴峰感受到了整个社会对文化的渴望,在经历过经济飞速发展、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之后,更多人进而追求精神的富足,而最常见的途径就是参与文化产业。

  在不断追求经济利益的今天,整个社会被一种浮躁而不安的氛围所笼罩,吴峰只能在笔墨世界中寻求宁静,并努力为尽可能多的人营造一个宁静的空间。“蘸墨、提笔、写字,在这个过程中人会感受到内心的平静,好像能暂时离开各种纷扰,只专注于一撇一捺,这也是一种修炼,心灵的修炼。”

  在社会各界都有志一同地力推“互联网+”概念时,科技的力量也在不断向文化产业渗透,吴峰并不否认科技的方便快捷,但对于人们过度依赖科技却有些忧心。“其实书法不仅仅是写字,它牵扯到很多方面,比如文学底蕴、书法字外功的修养,现在人们提笔忘字的现象比比皆是,普及书法艺术迫在眉睫。堂堂正正做中国人,认认真真写中国字,作为炎黄子孙,我们有义务和责任把书法文化传承下去”。

  每一个致力于投身文化的人都是一个有情怀的人,吴峰也不例外。他的梦想是做一个帮身边的人实现梦想的人,这个梦想往大说可延伸到整个人生阶段,往小说也就在国艺堂书法社的方寸天地之间。执笔而书十余年,对吴峰来说,江湖虽远,有梦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