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9305858
总部地址: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
练楷体用谁的字帖最好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7-14

  楷体字帖最好用庞中华的,他的字舒展大方,是真正的方块字,坚持练习一定会有收获。

  楷书在唐代完全成熟,所以四大楷书三个是唐代的,唐楷法度谨严,可以考虑,赵孟頫也不错,我的最爱,你可以看一看他们的法帖,看哪个最适合你自己:

  唐朝欧阳询:其楷书法度严谨,笔力险峻,世称“唐人楷书第一”,代表作《九成宫醴泉铭》。

  唐朝颜真卿(颜体) :其楷书端庄雄伟,气势开张,世称“颜体”,代表作《颜勤礼碑》、《颜氏家庙碑》《多宝塔碑》《祭侄文稿》《麻姑仙坛记》。

  唐朝柳公权(柳体) :其楷书清健遒劲,结体严谨,笔法精妙,笔力挺拔,世称“柳体”,代表作《玄秘塔碑》和《神策军碑》。

  元朝赵孟頫:其楷书圆润清秀,端正严谨,又不失行书之飘逸娟秀,世称“赵体”,代表作《玄妙观重修三门记》。[1]

  幼儿开始走路时,必先学站立,站稳了才能学迈步,步子熟了,才能快步走,然后跑起来。这和练字的三部曲一样,先练楷;再练行;三练草。历代书家一致主张,只有练好楷书,基础牢了,再写行、草就容易了。只有练好楷书,写出的字,才能笔不浮滑,体不支离。

  楷书在唐代完全成熟,所以四大楷书三个是唐代的,唐楷法度谨严,可以考虑,赵孟頫也不错,推荐可以看一看他们的法帖,选择一批:

  。欧阳询与同代的虞世南、褚遂良、薛稷三位并称初唐四大家。后人以其书于平正中见险绝,最便于初学者,号为“欧体”。代表作楷书有《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化度寺碑》,行书有《仲尼梦奠帖》、《行书千字文》。对书法有其独到的见解,有书法论著《八诀》、《传授诀》、《用笔论》、《三十六法》。所写《化度寺邑禅师舍利塔铭》,《虞恭公温彦博碑》,《皇甫诞碑》被称为“唐人楷书第一”。

  《九成宫醴泉铭》高华浑补,体方笔圆,此汉之分隶、魏晋之楷合并酝酿而成者。《九成宫醴泉铭》平直中又有精细变化,撇捺用圆笔,钩多用隶法,直钩出锋较短,弯钩曲圆,结体窄长,写得工整刚劲,法度森严,结体上下匀称,用笔峭劲稳重,横画多稍向上取势,为欧阳询的经典之作。

  唐朝柳公权(柳体):其楷书清健遒劲,结体严谨,笔法精妙,笔力挺拔,世称“柳体”,代表作《玄秘塔碑》和《神策军碑》。柳公权是楷书书体的总结者和创新家,他在研究和继承钟繇、王羲之等人楷书风格的基础上,遍阅近代书法,学习颜真卿,溶汇自己新意,自创独树一帜的“柳体”楷书,为后世百代楷模,成为“唐书尚法”的突出代表之一。他的字取匀衡瘦硬,追魏碑斩钉截铁势,点画爽利挺秀,骨力遒劲,结体严紧。“书贵瘦硬方通神”他的楷书,较之颜体,则稍均匀瘦硬,故有“颜筋柳骨”之称。今人学书入门,依然首选唐代颜、柳、欧、褚、虞等书法家,特别是柳公权所建立的一整套楷书的规范,今天仍然是人们学习的榜样。柳公权在书法艺术的改革和发展中,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为唐代书法发展进行总结,也为整个楷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玄秘塔碑》全称《唐故左街僧录内供奉三教谈论引驾大德安国寺上座赐紫大达法师玄秘塔碑铭并序》,唐裴休撰文,柳公权书并篆额,邵建和、邵建初镌刻。立于唐会昌元年(公元841年)十二月。 楷书共28行,行54字。藏西安碑林。

  《玄秘塔碑》是柳公权六十四岁时所书,书体端正瘦长,笔力挺拔矫健,行间气脉流贯,顾盼神飞,全碑无一懈笔。 有以方取势,引筋入骨之赞。或以为筋骨特露,虽遒媚劲健,然晋法至此大变矣。明王世贞《池北偶谈》:“玄秘塔铭,柳书中之最露筋骨者,遒媚劲健,固自不乏,要之晋法亦大变耳”。清王澍《虚舟题跋》说此书是“诚悬极矜练之作”。

  刘熙载《艺概》谓:“柳书《玄秘塔》出自颜真卿《郭家庙》”,由此可看出他学颜出欧,别构新意。王世贞云:“柳法遒媚劲健,与颜司徒媲美。书家谓惊鸿避弋,饥鹰下韝,不足喻其驾意。”颜、柳结体用笔差别显然,颜书平和,柳书险劲,然都不失端庄沉着之态。故历来学大楷的人,往往以此碑和欧书《九成宫碑》、颜书《多宝塔碑》为入门典范。

  于戏!为丈夫者,在家则张仁义礼乐,辅天子以扶世导俗;出家则运慈悲定慧,佐如来以阐教利生。舍此无以为丈夫也。背此无以为达道也。和尚其出家之雄乎!

  天水赵氏世为秦人,初母张夫人梦梵僧谓曰:当生贵子。即出囊中舍利使吞之。在诞,所梦僧白昼入其室。摩其顶曰:必当大弘法教。言讫而灭。

  既成人,高颡广目,大颐方口,长六尺五寸,其音如钟。夫将欲荷如来之菩提,具生灵之耳目,固必有殊祥奇表欤?

  始十岁,依崇福寺道悟禅师为沙弥。十七,正度为比丘,隶安国寺。具威仪于西明寺照律师,禀持犯于崇仁寺升律师,传唯识大义于安国寺素法师,通涅槃大旨于福林寺崟法师。复梦梵僧以舍利满琉璃器,使吞之且曰:三藏大教尽贮汝腹矣。演大经律论无敌于天下。囊括川注,逢原会委,滔滔然莫能济其畔岸矣。夫将欲伐株杌于情田,雨甘露于法种者,固必有勇智宏辨欤?

  德宗皇帝闻其名征之,一见大悦。常出入禁中与儒道议论。赐紫方袍。岁时锡施,异于他等。复诏侍皇太子于东朝。

  而和尚符彩超迈,词理响捷,迎合上旨,皆契真乘。虽造次应对,未尝不以阐扬为务。繇是,天子益知佛为大圣人,其教有大不思议事。当是时,朝廷方削平区夏,缚吴斡蜀,潴蔡荡郓,而天子端拱无事。诏和尚常缁属迎真骨于灵山,开法场于秘殿。为人请福,亲奉香灯。

  既而刑不残兵不黩,赤子无愁声,沧海无惊浪。盖参用真宗以毗得表政之明效也。

  掌内殿法仪,录左街僧事,以标表净众者凡一十年。讲涅槃以识经论,位处当仁传授宗主以开诱道俗者,凡一百六十座。运三密于瑜伽,契无生于悉地。日持诸部十馀万遍。指净土为息肩之地,严金宝为报法之恩。前后供施数十百万,悉以崇饰殿宇,穷极雕绘。而方丈匡床静虑自得。

  贵臣盛族皆所依慕,豪侠工贾莫不瞻向。荐金宝以致诚,僧端严而礼足,日有千数,不可殚书。而和尚即众生以观佛,离四相以修善,心下如地,坦无丘陵,王公舆台,皆以诚接。议者以为,成就常无轻行者,唯和尚而已。

  以开成元年六月一日,向西右胁而灭。当暑而尊容如生,竟夕而异香犹欝。其年七月六日迁于长乐之南原,遗命茶毗,得舍利三百馀粒。方炽而神光月皎,既烬而灵骨珠圆。赐諡曰大达,塔曰玄秘。俗寿六十七,僧腊卌八。

  门弟子比丘比丘尼约千馀辈,或讲论玄言,或纪纲大寺。修禅秉律,分作人师五十。其徒皆为达者。

  承袭弟子义均、自政、正言等,克荷先业,虔守遗风。大惧徽猷有时堙没,而今合门使刘公,法力最深,道契弥固,亦以为请,愿播清尘。休尝游其藩,备其事,随喜赞叹,盖无愧辞。

  元朝赵孟頫:其楷书圆润清秀,端正严谨,又不失行书之飘逸娟秀,世称“赵体”,代表作《玄妙观重修三门记》。虞集称他:“楷法深得《洛神赋》,而揽其标。行书诣《圣教序》,而入其室。至于草书,饱《十七帖》而度其形。”他是集晋、唐书法之大成的很有成就的书法家。同时代的书家对他十分推崇,后世有人将其列入楷书四大家:“颜、柳、欧、赵”。明代书画家董其昌认为他的书法直接晋人,评价其书法“因熟而俗”。

  《玄妙观重修三门记》,简称《三门记》,为元代牟峨撰文,大德六年(1302年)赵孟頫书并篆额。楷书,纸本,纵3⒌8厘米,横383·8厘米。通篇界有乌丝方格,字大径寸。前有四行共八个小篆,全文六十四行,每行八字,共计五百零六字,基本完好无缺。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天地阖辟,运乎鸿枢,而乾坤为之户;日月出入,经乎黄道,而卯酉为之门。是故建设琳宫,摹宪玄象,外则周垣之联属,灵星之横陈;内则重闼之划开,阊阖之仿佛。非崇严无以备制度,非巨丽无以竦视瞻。

  惟是勾吴之邦,玄妙之观,赐额改矣,广殿新矣,而三门甚陋。万目所观,辟之于人,神观不足,一身之内,强弱弗侔,非欠欤?观之徒严焕文深念前功,是啚是究。

  时则有夫人胡氏妙能,捐其簪珥,给其资用。爰壬辰之纪,岁亟先甲以庀徒。曾几何时,悉更其旧。翚飞丹栱,檐牙高矗于层霄;兽啮铜环,铺首辉煌于朝日。大庭中敞,峻殿周罗,可以树羽节,可以容鸾驭;可以陟三成之坛,可以通九关之奏;可以鸣千石之虡,受百灵之朝。气象伟然,始与殿称矣。

  于是吴兴赵孟頫复求记于陵阳牟巘。土木云乎哉?言语云乎哉?惟帝降衷,惟皇建极,因人心固有,与天下为公,初无侧颇,无充塞然。或者舍近而求诸远,既昧厥元;欲入而闭之门,复迷所向。孰与抽关启钥?何异擿埴索涂?是未知玄之又玄,户之不户也。

  夫始乎冲漠者,造化之枢纽;极乎高明者,中庸之阃奥。盖所谓会归之极,所谓众妙之门。庸作铭诗,具刊乐石,其词曰:

  天之牗民,道若大路。未有出入,不由于户。而彼昧者,他岐是骛。如面墙壁,惟弗瞩故。脱扃剖鐍,孰发真悟?乃崇珍馆,乃延飙驭。閈闳洞启,端倪呈露。四达民迷,有赫临顾。咨尔羽,壹尔志虑。阴阖阳辟,恪守常度。

  要选好字帖,又要考虑是否近似所写的字形,选好了,先看上几遍,分析其中字形要点和结构的规律。这叫“意在字先”,然后用透明白纸先描摹,后临摹,熟记每个字中的关键部位。具体步骤分述如下:

  (1)坐要正,肩要平,背要直,身子和头部不能歪,更不要低;两眼距桌面约一尺,前胸距桌沿约三寸。

  (2)执笔要正,笔尖应直向前,切忌内斜,(只要掌心放平些,笔尖就自然向前);食指指尖距笔尖约一寸。拿笔不正或笔尖向内斜,就写不好捺,写不好横,写不好钩,很难顺手,甚至每写一笔,就得挪动一下右手。同时,写出的线条一无骨气,二无韵律,字形也就谈不到舒展大方。

  (3)笔杆的斜度,写大字拿笔往上些,笔杆斜度要稍大,写小字往下些,笔杆斜度稍小。一般的斜度应倾斜在食指关节处,超过这个部位,写出的笔画,不是拘泥,就是呆板。笔杆斜度不适当,笔速要受到局限的,并且不可能写出飘然、神韵的字形来,因此不应倾斜“虎口”处。

  (4)握笔要轻松,运笔才自如;握笔太紧,写出的字,不能开阔大方。据在中学讲课所见,一个有五十人的班级里,就有四十五人拿笔不正或笔尖向内斜,大学里也是这样,正是这个缘故,这些同学写出的字,钩不象钩,捺不象捺,笔画全是平拖堆砌。

  前已说过,写字好坏,在姿势和执笔上有绝对关系。如同木工锯木一样,如果姿势和拿锯不正,即便“线条”画得再直,你也要锯歪的。这和写好字的道理是一样的。

  排叠:字欲其排叠疏密停匀,不可或阔或狭,如“寿”、“藁”、“画”、“窦”、“笔”、“丽”、“羸”、“爨”之字,“系”旁、“言”旁之类,《八诀》所谓“分间布白,又曰“调匀点画”是也。高宗《唱法》所谓“堆垛”亦是也。

  避就:避密就疏,避险就易,避远就近,欲其彼此映带得宜。又如“庐”字,上一撇既尖,下一撇不当相同;“府”字一笔向下,一笔向左;“逢”字下“辶”拔出,则上必作点,亦避重叠而就简径也。

  顶戴:字之承上者多,惟上重下轻者,顶戴,欲其得势,如“曡”、“垒”、“药”、“鸾”、“惊”、“鹭”、“鬐”、“声”、“医”之类,《八诀》所谓斜正如人上称下载,又谓不可头轻尾重是也。

  向背:字有相向者,有相背者,各有体势,不可差错。相向如“非、“卯、“好、“知、“和之类是也。相背如“北、“兆、“肥、“根之类是也。

  偏侧:字之正者固多,若有偏侧、欹斜,亦当随其字势结体。偏向右者,如“心、“戈、“衣、“几之类;向左者,如“夕、“朋、“乃、“勿、“少、“厷之类;正如偏者,如“亥、“女、“丈、“父、“互、“不之类。字法所谓偏者正之,正者偏之,又其妙也。《八诀》又谓勿令偏侧,亦是也。

  挑¤:字之形势,有须挑¤者,如“戈、“弋、“武、“九、“气之类;又如“献、“励、“散、“断之字,左边既多,须得右边¤之,如“省、“炙之类,上偏者须得下¤之,使相称为善。

  相让:字之左右,或多或少,须彼此相让,方为尽善。如“马旁、“糹旁、“鸟旁诸字,须左边平直,然后右边可作字,否则妨碍不便。如“羉[上无四]字,以中央“言字上画短,让两“糹出;如“办字,其中近下,让两“辛”出;如“鸥”、“鶠”、“驰字,两旁俱上狭下阔,亦当相让;如“呜、“呼”字,“口”在左者,宜近上,“和、“扣字,“口”在右者宜近下,使不防碍,然后为佳,此类严也。

  补空:如“我”、“哉字,作点须对左边实处,不可与“成、“戟”、诸“戈,字同。如“袭”、“辟,、“餐,、“赣,之类,欲其四满方正也,如《醴泉铭》“建字是也。

  贴零:如“令、“今、“冬、“寒之类是也。粘合:字之本相离开者,即欲粘合,使相著顾揖乃佳,如诸偏旁字“卧”、“鉴”、“非”、“门”之类是也。

  捷速:如“凤、“风”之类,两边速宜圆¤,用笔时左边势宜疾,背笔时意中如电是也。

  满不要虚:如“园、“圃”、“图、“国”、“回、“包、“南”、“隔”、“目”、“四、“勾”之类是也。

  意连:字有形断而意连者,如“之”、“以、“心、“必”、“小”、“川、“州”、“水”、“求之类是也。

  覆冒:字之上大者,必覆冒其下,如“云头、“穴、“宀”、“荣字头”头,“奢”、“金、“食、“夅”、“巷”、“泰”之类是也。

  垂曳:垂如“都”、“乡”、“卿”、“卯”、“夅之类,曳如“水、“支”、“欠、“皮、“更”、“辶”、“走、“民”、“也之类是也。

  借换:如《醴泉铭》“秘”字就“示”字右点,作“必字左点,此借换也。《黄庭经》“¤”字,“¤”字,亦借换也。又如“灵,,字,法帖中或作“¤”、或作“小,亦借换也。又如“苏”之为“蘓”、“秋”之为“秌,“鹅”之为“¤[上我下鸟]”,为“¤[左鸟右我]”之类,为其字难结体,故互换如此,亦借换也,所谓东映西带是也。

  增减:字有难结体者,或因笔画少而增添,如“新之为“¤”、“建”之为“¤”,是也。或因笔画多而减省,如“曹之为“¤”、“美”之为“¤。但欲体势茂美,不论古字当如何书也。

  应副:字之点画稀少者,欲其彼此相映带,故必得应副相称而后可。如“龙”、“诗、“讐”、“转”之类,必一画对一画,相应亦相副也。

  撑拄:字之独立者,必得撑拄,然后劲可观。如“可、“下”、“永、“亨、“亭、“宁、“丁”、“手、“司、“卉,、“草、“矛”、“巾”、“千”、“予”、“于”、“弓”之类是也。

  朝揖:凡字之有偏旁者,皆欲相顾,两文成字者为多,如“邹”、“谢”、“锄”、“储”之类,与三体成字者,若“讐”、“斑”之类,尤欲相朝揖,《八诀》所谓迎相顾揖是也。

  救应:凡作字,一笔才落,便当思第二、三笔如何救应,如何结裹,《书法》所谓意在笔先,文向思后是也。

  附离:字之形体,有宜相附近者,不可相离,如“形”、“影”、“飞、“起”、“超”、“饮”、“勉”,凡有“文”、“欠”、“支旁者之类,以小附大,以少附多是也。

  包裹:谓如“园、“圃”打圈之类四围包裹者也;“向、“尚,上包下,“幽、“凶、下包上;“匮”、“匡,左包右;“旬、“匈,右包左之类是也。却好:谓其包裹斗凑不致失势,结束停当,皆得其宜也。

  小成大:字以大成小者,如“门,“辶”下大者是也。以小成大,则字之成形及其小字,故谓之小成大,如“孤字只在末后一“\[捺],“宁”字只在末后一“],“欠”字一拔,“戈字一点之类是也。小大成形:谓小字大字各字有形势也。东坡先生曰: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若能大字结密,小字宽绰,则尽善尽美矣。

  小大大小:《书法》曰,大字促令小,小字放令大,自然宽猛得宜。譬如“日字之小,难与“国字同大,如“一字“二字之疏,亦欲字画与密者相间,必当思所以位置排布,令相映带得宜,然后为上。或曰:“谓上小下大,上大下小,欲其相称。亦一说也。

  左小右大:此一节乃字之病,左右大小,欲其相停,人之结字,易于左小而右大,故此与下二节,著其病也。

  左高右低左短右长:此二节皆字之病。不可左高右低,是谓单肩。左短右长,《八诀》所谓勿令左短右长是也。

  褊:学欧书者易于作字狭长,故此法欲其结束整齐,收敛紧密,排叠次第,则有老气,《书谱》所谓密为老气,此所以贵为褊也。

  各自成形:凡写字欲其合而为一亦好,分而异体亦好,由其能各自成形故也。至于疏密大小,长短阔狭亦然,要当消详也。

  应接:字之点画,欲其互相应接。两点者如“小、“八、“忄自相应接;三点者如“糹则左朝右,中朝上,右朝左;四点如“然、“无二字,则两旁二点相应,中间接又作灬亦相应接;至于丿、\[捺]、“水、“木、“州、“无之类亦然。

  只要你选好字帖,每天坚持写两页,持之以恒,两个月就可以收效。至于练写的方法,仍是先描摹,后临摹,然后对照找差距。对难写的字,要分别记下来,专门突破。